瘦岸

未来不迎,当时不杂,过往不恋。

一下子醒了,一个想法突然吓到了自己:我发现心没了,那些婴儿时的满足、少年时的烦恼、青春期的叛逆和青年时的迷茫似乎离我越来越远,胸口的心脏仍在噗通噗通的跳动,但外面似乎早已锈迹斑斑,看不到鲜红的颜色。

明天就是年三十了,不回家,不陪在父母身边,第一次一个人在外过年,给家里打电话时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但心里面多希望有一万个对不起顺着电话信号,传送给电话另一头的家人耳畔。我是幸运的,因为父母没有和我说起一星半点的失望的话,伤感的话。仿佛我们默契的达成一致共识,避开春节是个阖家团圆这个话题,仍旧像往常一样谈论些生活琐事。但我感觉的出母亲还是难过的,还是感伤的,还是热切期盼着我回家!无奈,都说父母在不远游,现在已远游的游子,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。能做的只有默默努力,早一点有能力真正的与父母团聚。外面响起了一阵鞭炮声,是有些年味了,明天是年三十,晚上还要到单位值夜班,今年这个猴年我是要注定记一辈子了。...

中国农历的2015年最后一天-月河街。人稀少,气温微凉,青石石板路上,踏不出年的气息,两旁的商铺仍旧开着,店铺老板娘无聊的对着手机打发时间,零星的客人无法提起她们的兴致来,饭店里吃饭的客人三两桌,美食店热气蒸腾,也招揽不来客人。过年的一个明显特点可能就数房屋上的那一盏盏红灯笼了吧,大红灯笼高高挂起,飘荡游子默默哀叹。

一个人的喃喃自语

在一个想要稳定下来的年纪,却迟迟找到不到一个人。每次被问到怎么还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时,他们的意思就是说,像你这样高学历,事业单位的也很稳定,身高长相还过得去,还没有女朋友原因只有一个:太挑。貌似这个太挑就是一个贬义词。可婚姻大事可是一辈子的事啊,为了到了年纪而相亲,为了结婚而结婚。我怕我身不由己,亏待了自己。都说双子男花心善变,但又有多少人知道,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独处,舔舐着孤独的滋味,一个人可以冒雨看场电影,,一个人可以夜晚闲游月河,一个人可以躲在被窝里抱着kindle看文学作品,一个人可以下班后直奔菜市场然后转战厨房,又可一个人细听着窗外雨打芭蕉。我好像这么多年习惯了一个人,对于爱情仍保留...

喜欢吃过晚饭信步走向月河,慢悠悠的走,慢悠悠的逛,走的路都是熟悉的,悠长而又深邃的石巷,光滑而又坚硬的石板,绿绿的河水上弯月般的石桥,灰白相间的古屋,配上阴沉的天空,蒙蒙细雨,踩在脚下飞溅的水花,远处酒吧街传出荷尔蒙分泌过多迸发出的嚎叫声,在微弱的屋角红灯喽的照射下走着。遇到岔路,总会纠结是左转还是右转,也总是会在看到前面的人选择好方后,自己果断的选择反方向后的暗自窃喜。有时躲在路边内向强烈的盼望着出现一个如花如画般的女孩,或双手插兜急匆匆地赶路,或不经意的拨弄秀美的长发,又或与闺蜜窃窃私语后甜美的笑,这些场景总能使我流连忘返,忘记了下一分钟。下雨的冬季虽有些惹厌,但月河街总算还在那里,在雨中...

在这样一个季节,深冬里下着懒散的细雨,旧窗外隔着一层毛玻璃,除了枯黄的树枝胡乱的挂着淡绿色的树叶,也没有多少生机可言。南方的屋子很卖力气的冷着,找不到半点暖。你的家在南方,是个冬季下雨的地方,我的家在北方,是个冬季飘雪的地方。但如今我们都生活在嘉兴,一个小城,这个小城有很多条河流,有很多座小桥,有很多个故事,我希望其中有一个故事与你我有关。

只怪天气应了景

守护者

© 瘦岸 | Powered by LOFTER